十大正规杠杆平台排行
正规杠杆平台排行
  • 配资短线炒股 13连跌停!ST易连“消失”的10亿元预付款去哪?供应商:钱没到我们这里!

    K图 600836_0

      A股公司又上演了一出资金“消失”戏码!

      6月13日,ST易连继续跌停,这是该股近期第13个跌停板。

      2023年度,ST易连(600836)的财报被立信中联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内控审计则被出具了否定意见。

      ST易连年报非标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自2023年9月20日至2023年10月7日期间,其向江苏迎轩鸿程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迎轩”)和温州启轩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称“温州启轩”)预付货款共计10亿元。

      这笔交易的商业实质遭到了审计机构的高度质疑。截至目前,公司也未能收回这笔钱。

      6月12日晚,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ST易连透露,其多方尝试仍没有联系上供应商(即江苏迎轩和温州启轩),“因公司无法核查供应商及客户的银行账户,故公司尚无法核实上述预付资金的最终流向”。

      公司还称,涉及付款审批的关键人员已离职,目前无法联系,“公司无法准确核实上述合同及付款审批具体情况,责任界定尚不清晰”。

      6月13日早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拨通了江苏迎轩现任控股股东杨欢欢的电话,对于ST易连是否向江苏迎轩预付10亿元的提问,她表示:“不是,不知道(预付款的事)”。之后她便挂断了电话。

      ST易连在回复中透露出的一则信息,让这场巨额预付款“消失”事件背后的一名关键自然人浮出了水面。蹊跷的是,在上市公司付款后不久,这名自然人便退出了江苏迎轩的股东行列。

      关键人物浮现

      据企查查,江苏迎轩成立于2020年8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公司唯一股东、执行董事为杨欢欢。温州启轩成立于2022年6月,注册资本5120万元,该公司系江苏迎轩控股子公司。

      “公司子公司扬州赛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扬州赛奇’)原负责人曾持有江苏迎轩100%股权并担任江苏迎轩法定代表人。”ST易连披露。

      ST易连的回复公告未点明“扬州赛奇原负责人”的具体身份,但结合工商信息分析来看,此人可能名为钟迎宾。

      企查查显示,扬州赛奇成立于2019年8月30日,原由卞永兵控股。2021年12月,钟迎宾取代卞永兵,成为扬州赛奇控股股东、负责人。2022年2月,中矿(浙江)物产有限公司(下称“中矿物产”)从钟迎宾等手中收购了扬州赛奇100%股权。中矿物产系ST易连全资子公司。

      “公司受让扬州赛奇股权的原因是当时银行贷款需要注册在扬州的经营主体作为借款人,交流过程中,江苏迎轩股东(即钟迎宾)介绍其本人持有股份的扬州赛奇满足公司银行借款的要求,且未开展过任何业务。”ST易连介绍了交易的初衷。

      按照上市公司所述,因扬州赛奇此前并未实质性开展业务,因此中矿物产以0元收购了扬州赛奇全部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扬州赛奇原来的管理层均离职,并移交了公章、财务章、财务账套等材料。

      从ST易连上述说法就能看出,钟迎宾与江苏迎轩、温州启轩关系匪浅。

      企查查显示,2021年11月17日,江苏迎轩投资人由杨欢欢、关庆禄变更为了钟迎宾(持股100%)。钟迎宾同时成为了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人。到2023年12月18日,钟迎宾又退出了江苏迎轩,将控股权归还给了杨欢欢。

      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温州启轩。钟迎宾在今年2月1日卸任温州启轩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负责人等职务。

      以ST易连支付10亿元款项的时间线来看,当时江苏迎轩、温州启轩正是由钟迎宾所实际控制。由于10亿元预付款正是通过扬州赛奇支付给了江苏迎轩和温州启轩。因此,钟迎宾无疑是10亿预付款支付谜团的关键人物。

      记者未能从公开资料查阅到关于钟迎宾的更多信息。

      6月13日上午,记者再次拨通了杨欢欢的电话,接电话的人士换成了一位男士。他自称是江苏迎轩的掌柜。

      “没有这个事(10亿预付款),不可能给我们,钱没到我们这里,你去找他吧(钟迎宾)。”该人士称,江苏迎轩没有与ST易连签署相关购销合同,至于是否是(江苏迎轩)以前的股东签署的,他则表示不清楚。

      经手人已“跑光了”

      对于上交所对公司突击对外支付巨额预付款的质疑,ST易连表示,其自2021年9月起便同两家公司开展木材贸易业务。

      去年9月中旬,公司业务部根据专业判断,预测后续木材价格处于上升通道,为了在价格大幅上涨前锁定货源,因此与两家供应商签署原木购销合同,随后通过扬州赛奇陆续分批支付了预付款,合计1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公司称其控制扬州赛奇后,扬州赛奇并未开展大宗交易业务,由该公司付款是“考虑到转账操作效率”,资金则是来自于扬州赛奇去年一季度代收的公司大宗交易回款。

      “公司不存在无故突击向相关方支付大额预付款项的情形。”ST易连认为,合同期内,公司业务团队已积极与供应商沟通,要求供应商按时履行合约。但江苏迎轩和温州启轩均未履行合同内容,构成严重违约。

      然而,对于合作为何没有实际执行,ST易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公司表示,鉴于大宗贸易业务主管及部分高级管理人员均已离职,公司对于业务未能执行的原因尚未查清,正在内部核查是否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等情形。

      对于上交所对公司付款审批单等审批程序不完备的质疑,ST易连则回复称,公司规定付款审批流程为:部门主管——主办会计——资金管理部——财务总监——总经理——董事长。

      但实际上,公司的付款并没有按照流程操作——“审批流程中前述部分人员因离职或无法履职未签字确认”。

      据称,上述审批人中,直接主管(部门主管)于去年12月11日离职;法务于今年5月24日离职;主办会计于去年9月15日离职;公司原财务负责人杨光、原职工监事李斯(时任资金管理部总经理)于去年8月17日辞职,“故2023年8月18日—10月26日期间,公司财务负责人及资金管理部经理处于空缺状态”。

      另外,公司时任总经理、事业群分管副总许轼于去年9月22日因个人原因配合协助相关部门调查,无法履职,后于去年10月末辞职。

      款项回收存重大疑问

      目前来看,ST易连能否回收这10亿元款项存在重大疑问。

      ST易连在回复公告中称,其已多次(尝试)与供应商沟通商谈,要求其交货或退款。经电话联系沟通未果,公司于1月31日向预付对象快递发送要求履行合同义务的函件,但函件于2月1日、2日分别被退回。

      “期间公司始终积极联系预付对象,又于4月22日派两名员工前往浙江温州、江苏南通等地,实地向相关预付对象递送关于再次要求履行合同义务的函件,但仍未能联系到相关方。”公司表示。

      5月27日,ST易连向预付对象发送了律师函,要求相关方履行合同义务。5月28日,发给江苏迎轩和温州启轩的律师函快递件已分别由收件人本人签收。

      上市公司透露,其已聘请律师团队,拟向法院提交起诉状,对相关预付对象提起诉讼程序。

      另外,ST易连还称,经公司公开检索,江苏迎轩和温州启轩均未实缴注册资本,“根据目前上述信息查询的结果及公司派人实地联系情况,公司无法准确核实上述预付对象的具体偿还能力。根据目前调查情况,该项预付款项的回收工作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如上述预付款项无法收回,公司将面临重大损失”。

      在回复公告中,ST易连表示其未发现江苏迎轩等及其管理层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等存在关联关系。但同时又称因无法核查资金流向,其尚无法核实预付款流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其他关联方的情况。

      “如果后续查实上述大额预付款项构成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配资短线炒股,公司存在被上交所终止上市交易的风险。”公司表示。